当前位置: 2138acom太阳集团 > 现代文学 > 正文

歌词鉴赏,宋词鉴赏辞典

时间:2019-11-07 01:41来源:现代文学
南乡子 一生简要介绍 题南剑州妓馆 潘牥(1204——1246卡塔尔字庭坚,号紫岩,闽县(今属西藏卡塔尔国人。端平二年(1235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贡士,调镇南军节度推官、泰安

南乡子

  一生简要介绍

  题南剑州妓馆  

  潘牥(1204——1246卡塔尔字庭坚,号紫岩,闽县(今属西藏卡塔尔国人。端平二年(1235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贡士,调镇南军节度推官、泰安推官,皆未上。历赣北茶盐司幹官,改宣教郎,除太学正,旬日出太尉潭州。淳祐三年卒于官,年八十五。有《紫岩集》。刘克庄为撰墓志铭。《宋史》、《齐国书》有传。赵万里《校辑宋金元人词》辑有《紫岩词》大器晚成卷。

  潘牥  

  ●南乡子·题南剑州妓馆

  生怕倚阑干,阁下溪声阁外山。唯有旧时山共水,照旧,暮雨朝云去不还。应是蹑飞鸾。月下时时整佩环。月又渐低霜又下,更阑,折得梅花独自看。

  潘牥

  端平二年(1235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登进士第名列第三的潘牥,做过太学正、潭州军机大臣等官,不幸于肆十一岁的中年忽地玉陨香消。那位湖南人才长于诗词,也贪恋风月,那首词确实是三个很好的佐证。

  生怕倚阑干,阁下溪声阁外山。

  诗人当年定然较长期地游冶于这家南剑州妓馆。今朝旧地重来,明日黄花,自然免不了触目伤怀,于是冷俊不禁地提笔在那粉墙上题写了这般的故事集。

  只有过去山共水,依旧,暮雨朝云去不还。

  “生怕倚阑干”,劈头一句直言不讳就把诗人来到此处的心绪揭露纸面。为啥“怕倚阑干”?当然是因为此时在这里楼阁上、栏杆旁经验过许许多多牢牢记住的乐事。近些日子,楼阁还在,栏杆还在,可那个雅观、莺声燕姿却梦日常未有了,时间的水流、岁月的征尘不知将她们飘向哪儿?在场地下,诗人怎么可以不“生怕倚阑干”呢?

  应是蹑飞鸾,月下时时整佩环。

  “阁下溪声阁外山”是散文家此刻倚凭时的所见,溪声与山水勾勒出一个诗的境界,词人在注视那山色、倾听那溪水时,脑中萦绕的是对过去沸沸扬扬的爱慕和回想。“只有旧时山共水,依然”是在梦平常的纪念甦醒时,对眼下山水的慨叹,那“山共水”的不退换反衬出人事变动的伤悲,因而“朝云暮雨去不还”就改成历史的二个针对性明确的代表,它不唯有囊括情爱和粉黛的倩影,并且包括青春、点火的Haoqing和心灵的火苗……

  月又渐低霜又下,更阑,

  下片是对未有的倩影的遐想和含有梦幻色彩的困惑:当年仙子般神采飘逸的他定然是乘鸾远去了,此刻在这里明月如霜的静夜,她只是在团獾脑苍孪露跃狄棺保整饰她腰间的玉佩、耳边的黄果。她可曾回想当年在此楼阁上与她共度良宵的他啊?而前日凭栏瞩望那恒久逝去了的倩影的他,已待得月落西沉,早霜又下,还迟迟不肯离去。在夜阑更加深之际,他折来一枝红绿梅。独自睇赏。那春梅莫不是她留给的阴影呢?那样冷艳,这样莹洁,那样让他陶醉惊羡……(张厚余卡塔尔国

  折得春梅独自看。

  潘牥词作者赏鉴

  此词有小题云:“题南剑州妓馆”。乃重返旧地,怀旧悼亡之作。

  此词起笔就说“生怕倚阑干”,那是干什么吧?下句即点明:“阁下溪声闻外山”。原本是因为怕听那“阁下溪声”,怕看那“阁外山”。这种发端突兀的插入笔法,极易引发读者。昔日曾与伊人朝暮共赏的阁外山水,怎不令人丧丧伤情!“只有旧时山共水,依然,暮雨朝云去不还。”可是,方今这里只剩余历劫不改变的自然风景,还同过去风姿浪漫致;那些如仙的家庭妇女,却永久不会回去了。直面着这段时间不改变的景致,痛感“彩云易散琉璃脆,世间好物不稳定”!无可奈何那纤雨流云般的缠绵之情,总是留在心头。胸中纠缠,一定要黄金年代叹再叹,一吐再吐。“依旧”两字生机勃勃顿,恰如眼含热泪的伤感的呜咽声。

  此词过片犹如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希望晴雯死后改为花神雷同,表现了一片痴情。诗人幻想着:“应是蹑飞鸾,月下时时整佩环。”如此赏心悦目、善良的人,怎会死去吗?一定是产生仙女,乘鸾飞升了。诗人多么希望她所热爱的人会在此月色朦胧之夜,乘驾飞鸾从天而落,来跟自身共叙告辞之苦,怀想之情。他犹豫阁台,久久不愿离去,就像在等候着那环佩叮咚声的扩散。当然,那是不容许的。待芳魂而终不来,月已西沉,寒霜又下,余辉更觉惨淡,飞霜寒气逼人。此处连用多个“又”字,写尽心中凄凉况味,道出了死别的暴虐现实。夜已深,但她照旧不也许归寝,尘世唯有情难舍啊。真情难以撇下,哀思又不能排除和解决。在此无精打采之时,唯有“折得春梅独自看了”!那意气风发结悲切极了,其寂寞凄凉、哀苦无告之状历历如在目。折花独看时的心情怎么着呢?或者难免要回溯过去他们在联合的时节,以往的事情悠悠,仍在心尖。方今,凤去楼空,唯有独对手里的春梅了。梅花姿致韵秀,品格高洁,看到它,就像看见了所爱者的影像。万千思绪,皆从那“独自看”三字中传唱。

  上片说怕见旧时山水,这里偏偏又折花独看,简单的讲是显示了作者摆不脱、撇不下的悲思和爱恋的多数缠绕,真是越冲突越见深情厚意。

  小词,贵在以情韵狂胜。此词虽为小令,却有好些个婉转之处。正如况周颐所说:此词“有尺幅千里之妙”。结句中又掩瞒好些个婉转波折,哀感Infiniti,真可谓“语尽而意不尽,意尽而情不尽”。

编辑: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:歌词鉴赏,宋词鉴赏辞典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