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2138acom太阳集团 > 现代文学 > 正文

醴陵士人词作者鉴赏,宋词鉴赏

时间:2019-12-15 15:26来源:现代文学
一剪梅 毕生简单介绍 醴陵士人 醴陵士人,姓名及毕生不详《花草粹编》卷七录词后生可畏首。 ●一剪梅 宰相巍巍坐庙堂,说着经量,便要经量。那四个臣僚上生机勃勃章,头说经量

一剪梅

  毕生简单介绍

  醴陵士人

  醴陵士人,姓名及毕生不详《花草粹编》卷七录词后生可畏首。

  

  ●一剪梅

  宰相巍巍坐庙堂,说着经量,便要经量。那四个臣僚上生机勃勃章,头说经量,尾说经量。
  轻狂军机章京在吾邦,闻说经量,星夜经量。四川福建久荒疏,好去经量,胡不经量?

  醴陵士人

  那首词原载《花草粹编》卷七,题记中说:“咸淳丁酉,又复经量湖南”。查咸淳是赵旉年号,其间无丁亥,乙卯在赵收益景定七年(1264),第二年方为咸淳元年(1265),岁在庚午。赵亶于景定四年薨,度宗于是年即位,但那时候未改元,第二年才改元咸淳。《花草粹编》把度宗即位与改元二事等量齐观,显为误记。故所谓“咸淳甲戌”当为“景定丁巳”(1264),此词即作于是年。

  宰相巍巍坐庙堂,说着经量,便要经量。

  查德祐帝与度宗易代之际的首相是贾似道。贾于理宗开庆元年(1259)入相,至帝显德祐元年(1275)罢相,前后经三帝凡十四年。这个时候正值东晋王朝日趋乌黑,走向灭亡之际,内政外交朝不虑夕,财源不足,黎庶涂炭。贾似道不从根本上寻求消逝难题的方法,却实行所谓的“公田法”,用贱价收购多量土地,加深了地主阶级内部的反感;同期她又履行所谓的“经界法”,经界丈量村民的土地,按田亩收税,引起人民的分明批驳,天怒人恨。景定七年,“经界法”在山西施行,一位醴陵籍的知识分子便写了那首词,予以辛辣的调侃。

  那七个臣僚上风度翩翩章,头说经量,尾说经量。

  词的上片描写“经界法”在王室上产生和出笼的情况。初阶三句写贾似道高高坐在朝廷上,忽然心血来潮,想出个经界丈量土地的“高招”,立时就急速地命令实行。诗人只用片言只字,便勾画出宰相高高在上、不恤民情、飞扬猖獗的丑态和扬尘放肆、轻举妄为的狂妄气焰。接下来三句,写一些朝臣对首相“经界法”的姿态。他们竞相地上奏章,表态度,鼓吹进行经量的不可能缺乏,赞赏“经界法”的游刃有余,把经量说得精确,天女散花。诗人运用讽刺的妙笔,活画出他们阿谀谄媚、阿谀奉承、只为保官、不怕害民的嘴脸。

  轻狂军机大臣在吾邦,闻说经量,星夜经量。

  词的下片描写醴陵巡抚实行经量的情景和小说家的感慨。“轻狂上卿在吾邦”一句,是诗人,也是醴陵百姓对通判的全体评价,提议醴陵太傅是多少个生分民情、只知讨好宰相、黄金年代味贪功邀宠的冒失放肆之徒。接下来两句,具体描写醴陵经略使试行经量的行路。他据书上说朝廷要经量土地,就匆忙地组织人马连夜经量。“闻说”和“星夜”,生动地表现了她的莽撞猖獗。诗人一路写来,宰相轻狂,朝臣轻狂,地点官轻狂!写到这里,词人实在忧愁不住本人的一腔愤怒,于是由叙转议,向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僚们发出愤慨申斥和挑剔:“安徽福建久荒废,好去经量,胡不经量?”意思是说,祖国南部的大好河山久已沦陷,早就应该收复,你们既然喜好经量,为何不去收复,不去经量呢?矛头提议,直揭经量害民、虐民的实质。

  西藏甘肃久荒凉,好去经量,胡不经量?

  全词描写了南陈早先时期“经界法”出笼和执行的通过,揭发了“经界法”虐民、害民的本色,责问了宰相贾似道及其鹰犬捐本逐末的罪责,表明了作家对统治者的一腔愤怒,反映了相近人民的正义呼声。

  醴陵士人词作者鉴赏

  那首词优秀反映了作家高超的奚落艺术。首先,诗人专长运用白描刻划人物形象,揭发本制,达到讽刺的目标。如通过计算宰相的袅袅放肆、朝臣的攀龙附凤、都尉的不慎猖獗,讽刺了他们害民虐民的实质。其次,擅长运用《生龙活虎剪梅》词调每每叠唱的体式实行奚落。如“经量”风姿浪漫词在词中国共产党现身了八遍,入眼出色,讽刺矛头所向,标的显明。第三,结尾运用反诘句式,力重千钧,讽刺的成效越发非凡。(王安庭)

  《风姿浪漫剪梅》原题《咸淳乙卯又复经量四川》。此一年应该为赵桓景字八年(1264)。那个时候,贾似道当权朝内,实施所谓“经界推排法”,在江南之地质大学摊税收,百姓有苦说不出。后汉王朝对内加紧压制人民,对外则始终屈辱求和。醴陵士人那首词就是那朝气蓬勃历史轮廓的呈现。

  全词先写宰相、臣僚、太史的“经量”。随之对之发生狐疑,围绕“经量”,刻画了西晋官场的生机勃勃种相比较深入的形象。

  此词在格局上使用重叠的法子发挥了不重复的剧情。格局局地分裂,内容有着扭转。重叠错综刻画人物形象,又表述愤怒的情绪。全词用“经量”两字处有八句,十一字。这种频仍使用同风姿洒脱词语,便是重叠。其余词语也竞相转变,方式错落。词中描写的两种人物形象:“宰相、臣僚、太傅”。从他们对“经量”的千姿百态,揭穿其性子特征的。“巍巍宰相坐庙堂”,指贾似道以“巍巍”,优良其高高在上,不可黄金时代世;随之“说着”“便要”,在其独断专横的庐山真面目目,刻上讽刺的一刀。朝廷里的父母官的情态是看宰相的眼神行事,为之附和取悦,从头至尾协助“经量”活脱脱的风度翩翩副奴才相。“那几个臣僚”,非指某风流倜傥地点官,略其名而指其实,轻点一笔,颇为不屑。

  “轻狂太尉在吾邦”,指湖北醴陵县所直属的潭州(马尔默)知州。他对贾似道布署下去的“经量”是,才“闻说”,便“星夜”实施,故说他“轻狂”。各句的辞藻重叠错综,虽无实际的、细致的描摹。但只数语寥寥,却表现出三种形象的开口、行动、神态的比不上风味。“浙江青海久萧条,好去经量,胡不经量”,直逼贾似道和古代沙皇。长时间陷于的黑龙江、广东等平淡无奇地区平民百姓流离,水田荒疏,你们毫不理会,却繁荣昌盛地在南方丈量田地。北方的大片荒地却经由胡虏践踏,你们为什么不去经量呢!这里说的“经量”是虚借一意,那其实正是责怪统治公司屈辱求和,毫不收复失土计划,以讽刺的小说写出了布满村夫俗子的心口如一。

编辑: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:醴陵士人词作者鉴赏,宋词鉴赏

关键词: